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特马开奖结果查询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实用主义的“古典”逻辑及其谱系学意蕴

发布日期:2019-08-11 18:40   来源:未知   阅读:

  彩票开奖大全。尽管实用主义叙事者们就“古典实用主义”给出了诸多谱系描述,但都因为其“古典”逻辑的各执一词或单一依赖,而让这一标签在谱系范围的多样善变中显得模糊和随意,并因此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困境。于是,对这些“古典”叙事进行分类考察和批判审视,并在“历史”与“逻辑”的辩证张力中进行“古典”逻辑的重构,就成了回答“何谓古典?”、重塑谱系形象进而规避和解决困境的必需,而其对“如何言说古典?”及其方式的回应和预示,也为百年实用主义的整体谱系建构提供了可能方向和方法支持。

  从1908 年洛夫乔伊(A.O.Lovejoy)“十三种实用主义”①的归纳概括,到当代美国哲学家N.雷谢尔(Nicholas Rescher)“对于实用主义而言,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解释”②的无奈感叹,不难看出,作为一种哲学的实用主义,其百年历程留下的最为深刻的印象恐怕就是叙事的复杂和面孔的多样了。且不说“新实用主义”因为复兴过程和路径的曲折复杂及其理论叙事的多元而无法获得一致的语义认同,就连“古典实用主义”,也似乎因为经典作家们在思想渊源、关注主题、核心概念和理论观点上的差异而斑驳难绘。尽管如此,带着对实用主义作为一种哲学尤其是作为美国对世界哲学的独特贡献的默会和期许,实用主义叙事者们仍然就“古典实用主义”给出了诸多语义解释和谱系描述。但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似乎除了这一标签得到公认以外,我们很难从中沉淀出一个融贯的“古典”逻辑进而刻画出一个清晰的“古典实用主义”形象,相反,却因为在同一个标签下“提供的实质性哲学观念以及哲学观裂变出令人炫目的类型”而显得混乱和扰人③。而作为实用主义的认知和谱系根基,这种“古典”释义和谱系描述的莫衷一是,也让实用主义作为一种哲学不得不面对更大的困境:一方面,因为可能为各种片面理解、误解甚至有意误读大开可能和方便之门而导致对其作为一种独特的哲学形式和身份的合法性质疑;另一方面,对其理解和认知统一性的缺失,也必然激发“后古典”的多样应用甚至非法拓展,并在谱系学意义上面临种种叙事的“实用主义身份归属和认同困难”①。

  众所周知,每一种“古典”语义解释都建基于不同的运思线索,并在其谱系描述中呈现为独特的谱系逻辑。因此,对已有的“古典”叙事及其谱系逻辑进行分类考察和批判审视,进而在这些“巨人的肩膀”上完成“古典”逻辑的廓清和重构,就成了勾勒“古典实用主义”清晰形象的当务之急。事实上,这种逻辑重构和形象重塑,不仅有助于澄清和消除对实用主义花样翻新的误解以规避和解决其谱系学困境,而且也会对古典实用主义究竟该“如何言说?”及其方式给出回应和预示,进而为百年实用主义的整体谱系建构提供可能方向和方法支持。

  如上所述,实用主义叙事者们对“古典实用主义”这一标识进行形象刻画的努力,几乎从其诞生之日起就不曾有丝毫懈怠。然而,无论是古典时期的洛夫乔伊、莫里斯的“古典”描述,还是后古典时期的维纳(P. Wiener)、塞耶尔(Thayer)、罗蒂(R.Rorty)、韦斯特(C.West)、罗森塔尔(S.H.Rosenthal)、雷谢尔(N.Rescher)、哈克(S.Haack)、斯图尔(J.J.Stuhr)、莫恩斯(H.O.Mounce)、舒斯特曼(R.Shusterman)、米萨克(C.Misak)、普拉特(S.L.Pratt)的“古典”判断,却都因为运思逻辑的各执一词或单一依赖,而让“古典实用主义”这一标签在谱系范围的多样善变中显得模糊和随意。根据其运思逻辑,实用主义的“古典”叙事大致可分为如下三类。

  全文阅读:姬志闯:实用主义的古典逻辑及其谱系学意蕴(东岳论丛 2019年第1期).pdf

Power by DedeCms